无聊的时代

August 11, 2013

这是一个无聊之极的时代,城里人如此,农村人亦如此。不必和古人相较,和父辈们相比,我们的生活也太过于单调和苍白。父母们经历过文革和国家的初期,那个时代可能是苦涩的,艰难的,但他们的人生却是丰富的。

自己的房奴

作茧自缚。

去年可能是我人生中最无趣无聊的一年,朝八晚五,堆砌代码,像流水线上的机器部件。

从整个一生的角度来看,生命中的每一年一天都是属于自己的,但去年我却只见了父母两次,为了三天假期精打细算。在政府和公司设定的格子里游走,为任何一枚格子换个内容都非常艰难。这让我常常夜不能寐,我为自己的不自由心跳加速,脸红忐忑,辗转难眠。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单调束缚生活的恐惧渐趋加深。

不难想象房奴的生活是怎样的:不敢换工作,拼命干活,时间被琐事和家务节日挤满,相当可怕。

儿子的苦力

传统的束缚。

城里的你可能从未听说过,为儿子造一栋换老婆用的两层小楼几乎是一个农村男人生命的全部。儿子还在读初中的时候,他们就背上蛇皮袋,背井离乡。过了四十岁,城里工厂不要了,他们便冒着四十多度的高温在乡间为别人儿子的婚房洒汗卖命。

前几天,大伯去世,我爸回乡。他儿时的玩伴在砖窑出砖(将烧好的砖块从窑洞里拉出来),忽然昏厥在地,三个小时没人发现,差点丢了性命。我爸说,他花光了所有钱,还欠了债。卧病在家两个月,头发几乎全白了,因为他有两个儿子,一栋楼房都还没造。

荒冢一堆,草没了

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单调的人生不值得一活,你说呢?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