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撸sir

November 21, 2012

梁启超之孙,梁思成林徽因之子梁从诫先生在一次采访时被问到三代人共同的特点是什么,他说,我们一家三代都是失败者。

失败者,也就是撸sir。他的这句话让我想到了自己。不肖深入拷问,只需看我一眼,问两个问题,撸sir的帽子便会扣在我的头上。

这一眼你将发现:我身高中下,相貌有些丑陋,发型普通,一身普通装束。

问:买房买车了吗? 答:都没有。

问:在哪工作,女朋友找了没? 答:IT公司,没有。

来,接着,撸sir帽一顶。

其实我也曾有机会改写这两个问题的答案。

问:买房买车了吗? 答:我是公务员。

问:在哪工作,女朋友有吗? 答:我是公务员,给我介绍女友的排成队。

想必你会忍不住问,为什么不做公务员?我的回答可能会笑破您的肚皮。

“我相信人死之后灵魂永生,而我不想到时候从我躯壳中飞升出去的是个肮脏不堪的灵魂。”

让我们来看一些绝不会认为自己是撸sir的人是怎么做的:

我爸和我聊家乡发财的人

——沈浩波

“张大平你个记得?

我当小学校长的时候

他才当教导主任

我俩关系好

后来他当了中学校长

我找他办事没问题

他现在发死了

搞基建

学校盖房子
哪栋他不落个好几万?”

 

“你勤儿叔叔你个记得?

他妹妹在广州

现在发死了

勤儿做生意周转不灵

她每次都汇几十万

搞医疗器材的

跑销售

她肯给医院的人送钱

送了那么多钱

自己一年还能落几百万

发死了”

 

“李乡长你个记得?

他当乡长的时候你还小

现在他儿子发死了

原来在银行

已经当官了

后来跟人一起帮要长卖药

固定交给药厂一份钱

多了的全是他自己得

现在发死了”

 

“以前在你妈学校的杨金贵你个记得?

现在发死了

承包了学校食堂

学校发规定

学生不准出去吃饭

只能在食堂吃

比外面饭店都贵

发死了”

 

“上次来北京找你

让你帮他儿子开工作收入证明的范姨你个记得?

他老公是江岛中学的校长

发死了

上次我跟你妈回去

非要接到他们乡去吃饭

吃什么你知道吗?

刀鱼、鲥鱼跟河豚

喝茅台

他一个月才挣多少钱?

发死了”

 

“以前在乡政府门口卖油漆的大国你个记得?

现在发死了

帮天线厂卖天线

买到军队去

他舅子在部队搞军工

介绍他认识了一些人

他自己也灵光

会做人

舍得送

要不

现在能这么发

真是发死了”

这也是当我意识到我智商平平的时候那么害怕的原因,在这样的社会条件和自身条件下,如果保持不粘锅。想要在自己的墓碑上写上“两样东西使我开心,头上的灿烂星空和心目中的理想准则”,那么很可能,这辈子都会带着世俗给我带上的撸sir帽。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