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时候

September 27, 2012

我的爷爷年轻的时候是大队的生产队长,大跃进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老邻居吃不饱饭,不能说谎。于是他一鼓劲,坐火车从鸡心跑到了鸡冠。

他说,早上起来拿着帽头子出去,地上落的鸟蛋就能捡满,够吃了。

我的爸爸年轻的时候,跟我妈定好了婚约之后就跟着邻村的马戏团出去了。他的行走路线大概是:

他说,那时候他带着一行人在甘肃宁夏的山间走,见到村庄就扎下台子表演。老乡们从来没见过,从开始到结束,老乡们没合过嘴也没停过手,山呼海啸般的笑声和掌声不带停的,末了会到每家去讨些粮食。他还说,山沟的集市里没有其他,全都是野兔,野猪之类的。我妈说,他回来的时候又黑又瘦,与订婚时的白净俊朗判若两人,差点决定跟他退婚。

我年轻的时候,路线是这样的:

我没什么可说的,真要说,那就是:我读完了初中,读了高中,读完了高中,读了大学,读完了大学,读研究生,现在呢,我在写这篇日志。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手里还抓着青春的尾巴,青春这该死的东西还在拼命挣脱,我想我得抓紧点了。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