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十一

October 09, 2013

十一回了趟老家,迷迷茫茫又惊心动魄的过了七天。我一心想回家休息,麻木固执的拒绝一切周遭的事物。但漫天的黄沙和路上的灰尘还是扑进了我的眼睛和鼻孔,突兀的拆迁之后的残骸还是闪瞎我的狗眼,老爹不断的刺激还是让迷茫淹没了我。

疯狂的房地产

我称之为“最后的疯狂”,比08年股市有过之而无不及。在郑州市四环(最外环)边上的农村,七八个村,去年还农民的三四层小楼林立,今年全部夷为平地。绵延数十里的清华园路两旁,村庄全部变成瓦砾。都要造成住宅楼的,我问我妈,这东西卖给谁去。她说,看你说的,买的人多的很,没人买人家还造,他们傻啊。我看不懂,真心不懂。

黄沙漫天

郑州的空气完全被毁了,从最中心二七纪念塔,到黄河边。全部狼烟纷飞,黄沙石子漫天,让人无法呼吸。

困惑的我

头顶上的灿烂星空和心目中的理想准则。

我们的国家最需要的一类人,有才有德有远见的人,有才的人有,有德有远见的,没有。头顶上只有黄沙,背上只有买房结婚出人头地的重担。

心目中的理想准则,于我如清风甘泉,于当今社会之人,甚至于我的父母,那都是迂腐幼稚、陈词滥调。

这些无一不使我痛苦万分,甚至按捺不住。

自由

莫要提它。沉了吧。

· EOF ·